顾千郢

[轰出]养成(15)

秒屏蔽的我,emmmmmmmmm

https://shimo.im/docs/Eq4FjyOVAlgPol6s/ 点击链接查看「[轰出]养成(15)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链接在评论里

[轰出]养成(14)

有ooc

话说日本是16岁成年对不对,一定是对的,对的,要是错了(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 放学

  清脆的放学铃声响起。

  高大而又华丽的建筑物里,各色人物从教室里走出来,向各自的伙伴道再见。

  绿谷整理好书包,看着爆豪从他的身边走过,擦肩而过的时候,一声“切,废久……”,消失在铃声之中。

  绿谷停顿了一秒钟,背起书包,转而缓步走向校门口。

  抬头望向路边,原本一直会在附近等候着的车,而今天却不见踪影。

  绿谷原本就因为爆豪的原因而焦躁的心情不安起来了,绿谷拿出手机。

  学校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,绿谷看着时间,原本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,但是轰还是没有来,绿谷拨打了轰的电话。

  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”绿谷听着手机了的声音,在等待着轰接电话的过程中,渐渐安心。

  “喂,焦冻……”

  “岀久,今天我有点事,要晚点才能来接你,没有提前通知你,对不起……”轰焦急而又抱歉说到。

  “不不不,没关系,你不要着急,我可以自己
回去的,你好好……”忙你的,绿谷还没说完便被轰打断了。

  “不行!岀久你在教室里等着我,我马上就好了,马上来接你。”轰不容置疑的说到。

  “好的,焦冻,那我等你来接我回家。”绿谷有点害羞的说到。

  [好像夫妻一样啊,不对不对,还没有结婚,不对不对……]

  “嗯,等着我来接你回家,岀久。”轰温柔而又缠绵的说道 。

  绿谷甩了甩脑袋里的想法,红着脸说了拜拜,便挂掉了电话。

  拍了拍浮上绯红的脸,转身向教室走去。

  一双手从背后绕到绿谷的面前,毛巾一般的物品捂住了绿谷的鼻口。

  [不行,焦冻……救我……]

  绿谷失去意识之前只能看到一双尖底的高跟鞋。

  “呼……”轰缓缓吐出一口长气,看了看时间,距离约定和绿谷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。

  轰咒骂了一声,拿起手机和钥匙便走出了办公室,交代好了秘书,向地下车库走去。

  轰飞奔到绿谷的学校,边走边向绿谷打电话,却得到的是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  [岀久不会是生气了吧,不会的,只是闹变扭的]

  轰想着等下该怎么来安抚闹变扭的绿谷,脸上都带着笑意。

  “岀久……”轰拉开教室的门,教室里空无一人。

  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转身跑向自己的车,拿起口袋里的手机,开始拨打电话。

  “嘟嘟,喂,少爷今天……”

  “喂,岀久出事了,快把他现在的定位发给我。”轰快速的说到。

  “好的,要带人马前去协助您吗?”电话那头的人小心翼翼的问到。

  “派一些人来,岀久应该是被仇家绑架了。”轰缓缓吐出他的猜疑。

  “是。”

  轰挂断电话,看着手机里的定位,开启跑车,便驾驶出去了。

  [岀久你一点要平安。]

  不知过了多久,绿谷睁开眼睛,却是一片漆黑,皮肤上的触觉告诉绿谷脸上被蒙住了。

  身体接触的是冰凉的地板,脸上被蒙着黑布,手上也被粗大的麻绳捆绑着,系在身后,绳索从腋下绕到胸前,在从两腿之间绕过,最后绑着双脚。

  绿谷为这样的捆绑姿势感到羞耻。

  绿谷不知道作为是否有人存在,只能微微移动自己的身体,从而不被发现。

  过了一会,高跟鞋和皮鞋敲打着地板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  那些人走到绿谷的面前停下,只听见其中一位女士轻笑了一声:“这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家伙啊。”

  绿谷总觉得这声音很耳熟,却始终想不起来,脸突然被那人用脚抬起。

  那人仔细观察着绿谷没有被黑布遮挡的地方。

  不知过了多久,那人把脚放下,随即转身踢向了绿谷的腹部。

  “唔啊……”绿谷痛苦的呻吟着,身体蜷缩着,咳嗽声不断回绕在这个地方。

  “醒了啊,你就是用这张脸去勾引我儿子的吧。”

  [你儿子???焦冻么??不对,焦冻的母亲已经去世了,那是谁……]

  那个人并没有管绿谷有没有听他所说的话,只是自顾自的讲述着:“如果不是你,他就不会背叛我,我把他接回来就是要让他成为我的工具,如果没有你,他现在就不会和我争权,如果不是你,他还是会好好听我的话,就是因为你……”

  那人疯狂的说着话,一边说着,一边踩着绿谷的身体部位。

  “所以只要你不在了就可以了。”

  绿谷听着这段恐怖的话,身体忍不住抖了抖。

  那人看到绿谷的反应心情很是愉悦:“不过你不要担心,现在这个社会我是不会杀人的,但是只要不过分就可以了,所以我准备了更好玩的。”

  那人将绿谷脸上的黑布去掉,映入绿谷眼帘的是爆豪的母亲,身边围绕着七八个男人,绿谷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位高贵的女士。

  他的反应人爆豪母亲想到了什么:“你认识我。”

  绿谷点了点头“……为什么”

  “因为你碍事了,不过看在你认识我的份上,我可以把玩弄你的人减去一半。”爆豪母亲微笑着说道。

  “玩……弄”绿谷看着爆豪母亲,艰难的开口问道。

  “对,这个房间装了十二个摄像头,可以全方位无死角的拍摄到你被男人玩弄的样子。”爆豪母亲解释到:“对了,你不用担心你享受不到。”

  绿谷还在疑惑,突然就被爆豪母亲身后的其中四个男人按住身体,绿谷眼睁睁的看着爆豪母亲接过了一个针管,把冰凉的针刺进他的手臂,爆豪母亲把药物一点一点注射到绿谷的体内。

  绿谷便感受到来自他身体的青涩的反应。

  绿谷的意识开始模糊,身体开始发烫,体内某一处开始发痒,他清楚的听见爆豪母亲拍了拍手,招呼着身上的四个男人,开始动作,便转身走出了这个地方。

  看着四个男人飞快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净,转而伸手向他袭来。

  绿谷绝望的闭上了眼。

  [焦冻……たすけて(救救我)……]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[轰出]养成(13)

有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开学后第一次考试,绿谷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,这让轰很是高兴,也让安德瓦彻底接受了绿谷。

卧室

  绿谷坐在椅子上写着作业,墨绿色的头发遮挡了他姣好的侧脸。

   轰走上楼,打算叫绿谷吃饭。

   轰敲了敲门,随即便打开了门。

 看见绿谷低着头不知道在写什么。

  因为姿势的原因,略微偏紧的衬衫完美的体现出绿谷较好的身材,纤细的腰肢,白皙的颈脖,粉嫩的耳垂。

  轰走到绿谷的身边,看着绿谷快速的写完了作业。

  绿谷伸了个懒腰,才发现轰在他旁边。

  绿谷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:“焦冻,你什么时候来的,我都没有发现。”

  轰一把抱起绿谷,自己坐到绿谷的位置上,搂着绿谷的腰,将头埋进绿谷的颈脖,鼻尖充斥着绿谷身上的体香。

  “……很早……很早就来了,岀久都没有发现我。”轰带着点委屈巴巴的语气说到。

  “抱歉QWQ。”绿谷抱歉的蹭了蹭轰。

  轰的头发也因此摩擦着绿谷的脖子,有些瘙痒。

  当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,绿谷忍不住抖了抖身子。

  轰察觉到,抬起头,看着眼前粉嫩的耳垂,含住了。

  “嗯哈∽”绿谷有些被吓到,发出了比较甜腻的声音。

  绿谷有些害羞的捂住了嘴巴。

  轰一边品尝着绿谷的耳垂,一边说到:“没关系,岀久现在没有人,你可以喊出来,我也……想听。”

  轰仿佛是小红帽里的那个诱惑小红帽的大灰狼一样。

  一点一点引诱着绿谷放下防备。

  轰一只手抚上绿谷的胸前,另一只手慢慢把绿谷塞在裤子里的衬衫一点一点抽出来,绿谷察觉到了,伸手按在轰的手上。

  绿谷带着喘息:“等……等,不行,啊哈……不可以……等下还要……吃饭……”

  “我来喂饱你……好不好”轰咬着绿谷已经通红的耳朵。

  手指暗示性地抚过了那片禁地。

  绿谷慌了,带着点哭腔:“不可以……我还,没成年……”

  听到这句,轰才惊醒,手不再肆意走动,老老实实的围在绿谷腰间。

  “……对不起,我会等你成年,你成年那一天,我就不会忍着了。”

  绿谷张了张嘴,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一片通红,最后只是乖乖的说到:“好。”
 
  轰突然想起绿谷生日的时候,当问起时,才发现绿谷的生日早已在暑假过去。

  “岀久,你生日是什么时候?”轰搂着绿谷的腰问道。

  “嗯?生日啊……好像是7月15日。”绿谷想了想缓缓地说到。

  “还有4年零10个月又8天(从今天开始算)……还要好久才能……”轰看着日历喃喃自语。

  “嗯?什么,我没有听清楚,焦冻。”绿谷仰头看向轰的脸。

  轰没说什么,看着仰着头一脸可爱的疑惑表情的绿谷,忍不住低头品尝那一份甜。

  “不嗯……可以了,要去啊哈吃……饭了,焦冻,我要……生气了。”绿谷艰难的说出这一段话。

  轰最后重重地吮吸了一下,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绿谷。

  把怀里的绿谷放下,把绿谷身上的衣服整理好。

  “……好了。”轰平复了心中的躁动。

  “我在楼下等你,你……先解决一下吧”绿谷说完便快速跑下楼,脸上一片潮红。

  轰看着他的背影,脸上笑的温柔。

  随即转身进了卫生间。

  [等你成年的那一天,我会把你吃的一干二净。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[轰出]养成(12)

有oo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爆豪家地下室
  “砰砰砰砰”

  爆豪放下手中的枪听着计数器抱着数。

  “9.7, 9.8 ,9.8 ,9.7”

  “啊,还是不够准确么。”爆豪喃喃道。

  爆豪看着手里的枪,慢慢握紧。

  “这样不行,还不够强……”

  [还没有把你抢回来,这样太弱了,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到我身边的,deku]

 
轰宅卧室

  “焦冻,焦冻……”绿谷看着身旁渐渐睡去的轰,忍不住叫了叫。

  五分钟过去了

  “焦冻……焦冻……”绿谷实在忍不住推了推身旁的轰。

  “嗯……怎么了,岀久。”轰迷糊的问道。

  轰抱紧了绿谷,闻着绿谷身上的味道,在绿谷身上蹭了蹭。

  轰的发梢蹭到绿谷的颈脖,绿谷有些瘙痒。

  “焦冻……你放开我好不好。”绿谷摸着埋在他胸口的轰。

  “嗯……不要……岀久身上很软,很舒服……”轰不情愿的说到。

  [睡迷糊的焦冻好可爱,怎么办好像拍下来,不行不行,这样做……]

  “不行……焦冻,我真的,真的快不行了,所以你快放开我吧……”绿谷有些难言之隐,他抓了抓轰的头发,以表示他的不满。

  轰被抓的有点痛,意识有点清醒。撑起身子放开了绿谷。

  绿谷趁这个机会,脱离了轰的身边。

  轰看着绿谷下床,手抓住绿谷的手问:“去哪里……不要走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  绿谷有些惊讶,惊讶轰会说出“不要走,不要离开我”

  [这样说的话一般都是我说出来的,焦冻这样说,是真的害怕我离开,我真的是焦冻的光……]

  “……我只是想去上个厕所而已”绿谷红着脸说出这句话。

  轰愣了愣,随即放开手,把脸埋在被窝里,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面。

  “嗯……快点回来。”

  “好的。”

  最后绿谷上完了厕所,回到被窝里,被轰报了个满怀。

  “欢迎回来。”

  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[轰出]养成(11)

有ooc

啊,因为剧情的需要,所以把爆豪的妈妈刻画成一个很坏的人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爆豪家

  “你回来了啊。”爆豪母亲听到开门声,抿了一口茶,不禁不慢的说到。

  “啊……”爆豪只是随便应付了一下。

  爆豪母亲放下手里的茶杯,茶杯与大理石桌发出了清脆的声音,“怎么,今天倒不像往常那样有活力呢?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男友,难道不开心么?”

  “喂,你派人到跟踪我!”爆豪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。

  “什么叫跟踪你,母亲监督儿子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爆豪母亲轻笑道,随即拿起茶杯。

  “啧,母亲,多么讽刺的称呼啊。”爆豪嘲讽道。

  “砰!!”茶杯狠狠的与大理石接触。

  “胜己!!注意你的用词,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是你的母亲,你不要太放肆了。”爆豪母亲看着面前一脸嘲讽的爆豪,最终没有再说什么话了。

  “有那个母亲会把自己两岁不到的儿子送去孤儿院,有那个母亲为了自己的不服气,而放弃自己的儿子,只为与父亲争夺家产,你说啊……母亲。”爆豪倔强的问道。(可以参考第一季,爆豪在和绿谷比完之后哭着的时候的那一段。)

  爆豪母亲被爆豪最后的一句母亲愣住了,张了张嘴:“……我……”

  气氛凝固,两人僵持了很久。

  最后爆豪说道:“我去训练了。”

  爆豪母亲没有说话,她回忆起从爆豪出生到现在的事情。

  爆豪母亲是一个强势的女人,但是在那一天她爱上了爆豪父亲。

  她和爆豪父亲在一起十分快乐,因为爆豪父亲会包容她的一切。

  所以当爆豪母亲怀孕了想要告诉爆豪父亲那天,却得知爆豪父亲要订婚了。

  那个瞬间爆豪母亲便觉得爆豪是带给她不幸的产物。

  再到后来,爆豪出生的那一天爆豪父亲娶了别的女人。

  爆豪母亲变更是觉得爆豪就是不辛。

  爆豪两岁的时候,爆豪母亲把他送去了孤儿院,而在那一年她嫁过来爆豪父亲,因为她说爆豪夭折了,引起了爆豪父亲心里的恻隐之心。

  随即在后来的几年里,爆豪母亲成功夺权,掌握了整个爆豪公司,从而也接回了爆豪。

  但是爆豪心有顾及不愿回去,爆豪母亲便采用了威胁爆豪的手段,把爆豪带了回来。

  但是爆豪母亲并不把爆豪当做一个人,而是工具。

  从早到晚的学习,练习,技能,一股脑的让爆豪做,只为培养出最棒的接班人。

  爆豪也在这样的日子了一天天长大,直到今天。

  [啊,又是那个小鬼,看了要给胜己留下个深刻的印象,来认识到自己的弱小]

  “喂……”

哔∽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[轰出]养成(10)

有oo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教室

  轰看着怀里衣衫不整的绿谷,迟疑了一会:“岀久……”

  “等下……等下我会好好解释的。”绿谷红着眼睛,哽咽道。

  “好。”

卧室

  “轰,轰……轰焦冻,你不要不要我,我会好好解释的,所以你不要丢下我……好不好?”绿谷整个人埋在轰的胸口,手紧紧的抓着轰的衣服。

  轰明显的感受到了绿谷的眼泪透过他的衬衫传了过来,湿润的,温暖的感觉。

  轰紧紧回抱着绿谷:“啊,我在,我在……不会的,绝对不会丢下你的。”

  轰把绿谷从身上分开,额头触碰着绿谷的额头,用近乎虔诚的语气说到:“我绝对不会丢弃你的,我发誓。”

  [无论是因为我自己还是因为答应了那个人,都绝对不会抛弃你的,你可是我唯一的光啊。]

  “你可是我唯一的光啊。”

  绿谷捂着红红的脸,害羞的说道:“轰君,我……我你说的没那么好。”

  轰意识到自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,微笑道:“绿谷,就是我的光。”

  让绿谷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 “好了,岀久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,你和那个小子的关系。”轰看着绿谷说到。

  其实轰早在收养绿谷的第一天就把绿谷从小到大的信息拿到手了,自然也知道爆豪是什么人,但是还是想听从绿谷嘴里说出来的。

  “啊,咔酱啊……”

  [这个称呼……啧]

  “咔酱是我以前最好的朋友,应该是青梅竹马吧,当时我刚进孤儿院,只有咔酱愿意和我玩,所以当时最喜欢咔酱了。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绿谷脸上绽放出天使般的笑容(可以参考最新op最后绿谷的笑容。)

  看到这个笑容,轰愣了几秒,随即想到这个笑容是因为什么,心情突然很暴躁。

  俯下身,扣住绿谷的后脑勺,便吻了过去.

  “嗯?……啊哈,轰……轰君嗯……怎啊哈……么了?”

  轰放开绿谷,看着绿谷浮上雾气的眼睛:“不允许你想着别人的时候,露出那样的表情,我会吃醋的,记住了吗?岀久。”

  “……嗯,我知道了。”绿谷抚上自己隐隐作痛的唇。

  “还有一点,岀久,你是不是该对我改个称呼。”

  绿谷迟疑了一会说道:“爸爸?”

  “……”轰僵硬了一会,心中如同弹幕般闪过。

  #我想当老婆的人叫我爸爸,怎么办?在线,急

  #我未来老婆,既然叫我爸爸?!!

  轰扶了一下额头“……谁告诉你要叫我爸爸的?”

  绿谷无辜的眨了眨眼睛:“他们都说要叫爸爸的,说我是你收养的儿子,不过我也觉得,虽然我不喜欢,但是……”

  轰俯下身吻住绿谷的嘴,良久,放开。

  “有那个爸爸会对儿子做这种事情的?”轰问道。

  “……嗯,没有,所以我应该叫你,焦冻?”绿谷小心的问道。

  “嗯,岀久。”轰轻吻绿谷的眉眼。

  当绿谷睁开眼睛的时候,是轰褪去了冰冷的一个笑容,在后来绿谷被人问起为什么会和轰在一起的时候,每每想到的都是这个微笑。

  [总有一个人会惊艳你的时光,就是这个微笑,让我想要永远留在他的身边,我并不是他的光,他才是我的光。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[轰出]养成(9)

有oo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放学

  绿谷和今天刚刚熟悉的同学说了再见,收拾收拾书包正打算走,却被爆豪限制在座位上。

  “咔酱……怎么了?”绿谷带着点讨好的语气问道。

  “废久,你为什么不好好呆在那里,啊!!”爆豪怒吼道。

  “……因为咔酱……咔酱全部都是你……是你的错。”绿谷撇过头不愿与爆豪对视,下一秒却被爆豪强制性的转了回来。

  爆豪俯下身,鼻尖与绿谷相碰,他清楚地看见,绿谷仿佛被水洗涤过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瞳孔,仿佛绿谷的全世界就是他一样。

  “为什么是因为我,啊!deku,你说啊。”爆豪用极具诱惑的声音在绿谷耳边问道。

  绿谷是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抖,耳边也浮上了一抹红。

  “因为,咔酱……说好了会回来,我们明明约定好了,明明……说好了的……”绿谷心中莫名委屈,眼泪也慢慢流出,绿谷有些慌张的想要把眼泪擦掉,却被爆豪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了一跳。

  爆豪抚摸着绿谷,从头发慢慢到背脊。

  [啊,是deku的味道,还是一如既往的……安心啊。]

  绿谷有些不知所措,只能回抱着爆豪。

  爆豪慢慢与分开绿谷分开,用手擦掉了绿谷眼角的泪水,慢慢俯下身。

  绿谷看着爆豪的动作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在要接触的那个瞬间,绿谷撇开了头。

  “……不行,咔酱这样是不对的。”绿谷颤抖的说到。

  “切……”爆豪沉默了一会,起身:“……刚刚我冲动了,下次……”

  “不对。”爆豪还没说完,绿谷便反驳了他:“咔酱,我很多事情已经明白了,所以你不要在像以前那样了,而且现在我也有喜……”

  砰!!

  绿谷看着自己的课桌被爆豪一脚踢飞,随即绿谷也被爆豪摁在墙上。

  “哈,deku我不许你和任何人在一起,你只能和我,只有我。”爆豪说完,一只手控制着绿谷的双手,另一只手强制的扣住绿谷的下巴。

  爆豪刚想干些什么的时候,似乎感受到了什么,便俯下身在绿谷耳边说到:“废久,我真tm想在这里上了你。”
 
  说完便放开了绿谷,转身提起书包走向了门口。

  门也在那一刻被打开。

  爆豪看着这个成熟帅气的男人,在绿谷被领养的那天,他就已经研究过这个人是谁了。

  轰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略过了他,朝绿谷走去。

  “切……”爆豪看着被轰抱在怀里的绿谷,握紧拳头,他知道现在他还不是轰的对手,看了一会,便转身离去。

  [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夺回来的。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[轰出]养成(9)

有oo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回忆篇,爆豪和绿谷之间的故事。

八年前

  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这里的一员了。”院长妈妈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轻声说到。

  “阿姨,我……我妈妈呢?”绿谷抽泣道。

  院长妈妈抚摸着绿谷柔软的头发,轻声道:“小岀久的妈妈,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暂时不会回来的,所以现在小岀久就由我来照顾。”

绿谷看着院长妈妈,似乎明白什么,“……嗯,我知道了。”随即趴在院长妈妈的身上。

  院长妈妈感受到了肩上的湿意,轻扶着绿谷:“乖,不哭了不哭了,我们都在呢。”

  “……嗯。”

  “大家,都过来,今天有一个新来的小朋友哦,大家要好好照顾他哦。”院长妈妈把小朋友们都召集起来,转身对绿谷说:“来,不要怕,介绍一下自己吧。”

  绿谷抓着院长妈妈的衣服,低着头,脸上红红的,“……你们好,我……我是绿谷……岀久,请多多……指教。”说完便埋进院长妈妈的衣服里。

  “好了,绿谷去和他们玩吧。”院长妈妈说到。

  “……好。”绿谷慢慢的把手放开。

  “喂,你是叫绿谷出久吧,我是爆豪胜己,以后你跟着我,就可以了。”绿谷转过头,看着在自己面前伸出手的男孩。

  绿谷缓缓地伸出手与爆豪相握,“嗯。”笑容在脸上绽放。

  [他还蛮可爱的。]

  两年后

  “咔酱,你真的要走么?”绿谷扒着爆豪的手,泪眼汪汪的看着爆豪。

  “啊,废久,我要走了,我的家人找到了我。”

  “那咔酱你还会回来看我么?”

  “啊,废久,你在这里好好呆着,我会回来的,但是……”爆豪突然消了声。

  “但是什么?”绿谷问道。

  爆豪把绿谷的手从自己身上扯下去,随即抚上绿谷的脸,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到:“约定好,我一定回来接你,你不许和别人走了,你只能跟在我身后。”

  绿谷的眼睛了倒映着爆豪的脸。

  “嗯,约定好了。”

  绿谷伸出小拇指,爆豪毫不犹豫的伸出自己的手。

  [但是当我回来的时候,你就永远别想在逃离我了。]

  一年过去了

  新年
 
  “院长妈妈,咔酱为什么还不回来?”绿谷抬头望着渐渐老去的院长妈妈。

  “胜己可能有事回不来,放心小岀久,他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三年过去了

  新年

  “院长奶奶,咔酱今年也没有到电话回来么?”

  “小岀久,不要担心,他会回来的。”

  “……嗯,我们约定好了,他一定不会忘记我的。”

  三年过去了

  新年

  “院长奶奶,我们进去吧,外面冷。”

  “我们在等会胜己吧,他可能今年就会回来了。”

  “……他真的会么……”

  今年

  新年

  绿谷再一次走向孤儿院门口。

  “不好意思,请问一下这里是**孤儿院吗?”一个红白头发的男子走了过来问道。

  “对。”绿谷有点害怕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服,盯着地上的雪,不敢抬头与他相望。

  “谢谢,还有新年快乐。”男子说完,便转身向里面走去。

  绿谷小心的抬起头,只看见男子棱角分明的侧脸。

  绿谷望着他的背影,似乎有什么在触碰到他的心底。

  二月份即将过去,春天即将到来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[轰出]

看很多人都用这个软件,然后自己也下了一个,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http://t.cn/RkmOkz0

链接在评论里

[轰出]养成(8)

有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  午休,绿谷被爆豪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。(脑补一下体育祭里绿谷和轰说悄悄话的地方。)

  爆豪一把把绿谷甩到墙上,绿谷痛呼一声,刚想抬起头问爆豪,却发现自己早已被爆豪控制在墙和爆豪之间。

  “废久,为什么你会在这里!啊?!!”爆豪看着在他臂弯里的绿谷。

  “咔酱,我……我被人收养了。”绿谷抵着爆豪的胸口,似乎有点不自在地说到。

  “啊哈!?废久你被人收养了!我不是叫你呆在那里吗?!啊!!”

  [他被人带走了!我的,我的!废久]

  “因为,咔酱你叫我呆在那里,你自己又不来,我一个人很孤单啊。”绿谷反驳道。

  “砰!!”

  爆豪一拳打在绿谷旁边,与墙壁发出了很响的声音。

  “咔……咔酱?”

  “废久,你只能在我身后,我不允许你跟在别人身后。”

  [只有你不可以不跟在我身后,只有你]

  “咔酱……”

  “叮咚咚……”

  爆豪放开控制绿谷的手。

  “走吧,废久,上课了。”

  爆豪早已走远,唯独绿谷还在原地。

  “咔酱,咔酱……”绿谷顺着墙壁缓缓坐下。

  [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,我真的很孤独。]

  绿谷握紧手里的手环。

  “轰君,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”